摘要:
  6月8日,由中国建筑防水协会主办的“2016‘联盟杯’建筑防水行业职业技能大赛喷涂施工技术初赛”在北京东方雨虹培训基地顺利举行。中国建筑防水协会秘书长朱冬青,中国建筑防水协会喷涂分会会长阮和章、秘书长庄敬到比赛现场为各位选手鼓劲打气。
  朱冬青秘书长在赛前致辞时表示,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上首次提出工匠精神,这次的喷涂施工比赛就是防水行业弘扬工匠精神的具体体现。他说,在座各位选手都是各个防水企业经过培训、选拔而来的优秀防水施工人员,希望大家在比赛中展现出应有技能,赛出水平、赛出风格。
  比赛顺序由所有选手现场抽签决定,三人一组,每组比赛时间为45分钟。比赛内容为喷涂施工技术,具体测验参赛者们在机械喷涂时,对于设备拆装,JSA的搅拌、配比,以及大面积喷涂的操作技巧。
  此次比赛的25名选手都曾参加过由中国建筑防水协会组织的行业内喷涂类“防水工”培训,并取得了相应等级的“防水工”国家资格证书。初赛最终胜出的前16名选手可继续参加复赛。

摘要:   《城市综合管廊工程防水材料应用技术规程》获准立项编制   导语
  根据《中国工程建设标准化协会关于印发<2016年第一批工程建设协会标准制订、修订计划>的通知》【建标协字[2016]038号】,由中国建筑防水协会、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会同有关单位共同主编的《城市综合管廊工程防水材料应用技术规程》日前获准立项,并于2016年5月26日正式启动了规程编制工作。
  当日,来自全国研究、设计、施工和材料生产领域的24家单位的31名代表参加了规程编制组成立暨第一次工作会议。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副总工顾泰昌,中国建筑防水协会秘书长朱冬青、总工张勇、副秘书长尚华胜,中国建筑标准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郭景,军委后勤保障部工程兵科研三所高级工程师冀文政,中冶建筑研究总院副总建筑师蔡昭昀等参加了会议。与会代表就综合管廊的防水设计、选材、施工和运营维护等方面进行了深入交流,讨论并通过了规程大纲、主要内容和分工。
  按照进度安排,规程将在年内完成编制,并适时启动配套国家标准图集《城市综合管廊工程防水构造》的编制工作,力争规程和图集同时发布并实施,尽快发挥其应有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城市综合管廊是指建于城市地下用于容纳两类及以上城市工程管线的构筑物及附属设施。根据纳入管线种类和规模又可分为干线综合管廊、支线综合管廊和缆线管廊。传统上,电力、通信、热力、天然气、广电、给排水等各类市政管线由不同部门管理和运行,各自为政,造成城市道路“马路拉链”、“空中蜘蛛网”等问题,影响人民生产生活正常开展。为从根本上破解这一难题,我国自2013年起开始大力推动城市综合管廊建设,国务院及相关政府部门接连出台了《国务院关于加强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意见》(国发【2013】36号)、《关于加强城市地下管线建设管理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4】27号)、《关于开展中央财政支持地下综合管廊试点工作的通知》【财建〔2014〕839号】和《关于组织申报2015年地下综合管廊试点城市的通知》【财办建〔2015〕1号】等文,确定包头、沈阳、哈尔滨、苏州、厦门、十堰、长沙、海口、六盘水、白银等十个城市为综合管廊建设试点城市。“十三五”期间,将有近2000公里综合管廊建成投入使用,在此基础上,面向全国进行推广。今年5月,住建部印发《城市综合管廊和海绵城市建设国家建筑标准设计体系的通知》【建质函[2016]18号】,进一步提高了综合管廊的推广力度。
  国标《城市综合管廊工程技术规范》GB50838-2015第8.1.3条以强制条文形式,明确规定“综合管廊工程的结构设计使用年限应为100年”。防水系统对综合管廊工程的设计使用功能和寿命发挥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必须高度重视。
  综合管廊施工工法及结构形式多样(涵盖明挖现浇钢筋混凝土、明挖预制装配、明挖砌体,以及矿山法、盾构法、顶管法等暗挖工法),构造较为复杂(交汇、分支路由和连接通道、孔口繁多),用途亦具有多样性(多种不能功能管线共存),加之建筑渗漏长期位列建筑“通病”之首,这些都决定了管廊防水技术的复杂性。因而有必要在国标《地下工程防水技术规范》GB50108等相关规范的基础上,编制针对综合管廊工程的防水技术规程及其构造图集。

摘要:   横穿整个俄罗斯高铁将开建 莫斯科至圣彼得堡估价120亿至130亿   
  据科技博客VentureBeat报道,俄罗斯交通部部长马克西姆·索科洛夫(MaximSokolov)近日在索契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俄罗斯在技术上已经准备好建立类似于埃隆·马斯克(ElonMusk)超级高铁那样的大型运输项目,横穿整个俄罗斯,成为全球最长的超级高铁群。
  
  俄罗斯新闻网站RBC报道称,这种类似于超级高铁的运输系统将连接俄罗斯国内的东西、南北两端。俄罗斯是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大的国家。
  圣彼得堡国立交通大学官员阿纳托利·扎伊瑟夫(AnatolyiZaitsev)称,该运输系统的第一部分将连接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两地相距近650公里。
  “根据西方的定价标准,实施这类项目将花费210亿美元,但是在俄罗斯,造价顶多在120亿美元至130亿美元,”扎伊瑟夫表示。
  扎伊瑟夫还透露,该运输项目已经获得国际经济开发服务运营商GordonAtlantic的支持。“在开始阶段,项目已经获得GordonAtlantic的资金支持,我们已开发出承担座舱重量的磁悬浮技术。运输平台和座舱位于圣彼得堡,面向公众开放。在投资者的支持下,我们正采取最后措施装备实验室,对项目中使用的材料进行挑选。不过在未来,该项目需要更多资金,”扎伊瑟夫称。
  俄罗斯铁路公司正考虑与HyperloopOne合作,后者是开发超级高铁项目的两家美国公司之一。来自俄罗斯创业基金CaspianVC的消息称,俄罗斯铁路公司已经与HyperloopOne成立了一个工作组,研究该项目。CaspianVC持有HyperloopOne股份。这个工作组在几个月前建立,目前正在等待近期超级高铁的测试结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